<ins id="5001p"><video id="5001p"></video></ins>

    <tr id="5001p"></tr>

    1. <sup id="5001p"><track id="5001p"></track></sup>
        學(xué)術(shù)講座

        華東師大歷史學(xué)系


        3.7  2024

        ╱ 記憶之場(chǎng) ╱

        一一2024年3月7日下午,華東師大歷史學(xué)系“大夏世界史論壇”前沿講座第11場(chǎng)在閔行校區人文樓5303室舉行。德國奧格斯堡大學(xué)人文歷史學(xué)系歷史教育學(xué)教席學(xué)術(shù)顧問(wèn)、德國歷史教育學(xué)領(lǐng)域知名學(xué)者米夏埃爾·沃布林(Michael Wobring)博士帶來(lái)題為“作為歷史教學(xué)主題的‘記憶之場(chǎng)’”講座。本次講座吸引了歷史學(xué)系師生的廣泛參與。歷史學(xué)系范丁梁副教授主持此次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。

        圖片





        一一沃布林博士首先以莫里斯·哈布瓦赫與皮埃爾·諾拉的理論為引,介紹了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多元性、異質(zhì)性特征。哈布瓦赫認為,記憶具備社會(huì )框架,能夠形塑特定集體的身份認同,即形成“集體記憶”。諾拉則在此基礎上引出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概念,用以指涉社會(huì )群體凝縮集體記憶的“場(chǎng)所”。沃布林博士指出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在長(cháng)期形成過(guò)程中,可以具備多元含義,亦能脫離原有“記憶共同體”語(yǔ)境形成獨立自足的意義歸屬。如同“記憶共同體”掛鉤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成立則仰賴(lài)社會(huì )的承認與接受。此外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還能寄托在異質(zhì)性載體中,例如紀念碑、服飾、文本、音樂(lè )、視覺(jué)藝術(shù)等,具有很強的包容性。
        一一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不僅在法國適用,德國也同樣擁有自身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。沃布林博士分別從國家和地方層面說(shuō)明了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在德國的實(shí)踐。由埃蒂安·弗朗索瓦與哈根·舒爾策主編的《德意志記憶之場(chǎng)》形成了一整套關(guān)于國家記憶的歷史敘述,但在下薩克森州、巴登—符騰堡州等地區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也可以具有地方含義。沃布林博士以下薩克森州和不來(lái)梅地區為例,說(shuō)明了歷史學(xué)家如何從形成委員會(huì )、發(fā)起公眾意見(jiàn)調查再到內部討論,最終選擇出75處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實(shí)踐過(guò)程。所選出的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既有國家層面的共性,例如大眾甲殼蟲(chóng)汽車(chē),也有像格林兄弟的童話(huà)這類(lèi)包含地方特色的記憶載體。
        一一沃布林博士從其德國實(shí)踐中進(jìn)一步總結出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在歷史教學(xué)中可以發(fā)揮的作用。首先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形成了一套總體性的常識,有助于學(xué)生透過(guò)日常生活中的常見(jiàn)表象透視、把握背后蘊含的歷史要素。其次,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為學(xué)生提供了理解和進(jìn)入地方歷史脈絡(luò )的方式。最后,記憶之場(chǎng)也能通過(guò)特定記憶載體和國家歷史的發(fā)展相聯(lián)系,形成縱向的歷史發(fā)展線(xiàn)索。
        圖片
        一一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也向歷史教學(xué)提出了一系列問(wèn)題,沃布林博士舉例說(shuō),記憶共同體如何形成,記憶之場(chǎng)如何發(fā)生變化,如何找到佐證性的資料等,都是值得進(jìn)一步思考的問(wèn)題。他以德國瓦特堡為例具體說(shuō)明了一種可能的解答。作為中世紀詩(shī)人的居所、馬丁路德譯就《圣經(jīng)》的所在,瓦特堡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同德意志民族文化相聯(lián)系。從17世紀早期的涂鴉、歌德的詩(shī)篇到浪漫主義運動(dòng)形成的一系列關(guān)于瓦特堡及其歌詠競賽的文學(xué)敘述、節日慶典、視覺(jué)描繪等將瓦特堡塑造成了典型的“德意志記憶之場(chǎng)”。對瓦特堡民族性的凸顯到納粹時(shí)期達到頂峰。民主德國時(shí)期,瓦特堡則成為一處旅游景點(diǎn)甚至一款特色汽車(chē)的名稱(chēng)。沃布林博士指出,民主德國時(shí)期的瓷杯、明信片、郵票以及目下尚存的瓦特堡大學(xué)兄弟會(huì )及其紀念碑等進(jìn)一步促成其作為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記憶含義轉化與鞏固。
        一一最后,沃布林博士對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在歷史教學(xué)領(lǐng)域具備的潛力和挑戰作出總結?!坝洃浿畧?chǎng)”的載體多元性、含義多樣性拓寬了教師據以解釋歷史的渠道,增加了歷史教學(xué)的趣味性、實(shí)踐性。通過(guò)合理闡釋、運用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,教師能夠引導學(xué)生注意到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層累形塑、不斷重構的特性,進(jìn)而幫助學(xué)生形成縱向貫通的歷史意識。由于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均以面向公眾為己任,如何使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適應于歷史教育、歷史教學(xué)法,則是擺在歷史教學(xué)者面前的一項重要挑戰。
        圖片
        一一講座結束后,沃布林博士與在場(chǎng)師生進(jìn)行熱烈互動(dòng),并解答了歷史教學(xué)中的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重構、“記憶之場(chǎng)”的定義和解釋權等問(wèn)題。與會(huì )師生均受益良多。講座在掌聲中圓滿(mǎn)結束。



        互换娇妻爽文100系列